大连瓦房店:房产“被贷款”2549万报案咋没人管?

来源:未知  作者:李自强   时间:2022-08-09 09:09

本站讯 地处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的一户门市房,评估值只200余万元,但是,有人却能拿着它在两家不同的银行抵押贷了2549万元,房主人老赵对此事不仅不知情,连这两位实际贷款人都不认识。当贷款人没有还上银行的贷款后,两家银行以法院下传票的方式通知老赵要其还债。这时老赵才知道,自己的房子原来被别人给抵押了,房子还马上面临着要被拍卖的危险。七旬有余的老赵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更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他选择了法律,去了大连市的两家公安机关报案,但对方都以应当到案件始发地瓦房店公安局报案为由拒绝了他。眼看他的房子就要被拍卖了,老赵却从一起110报警案中知道了警方不给立案的直接原因,原来是大连市公安局教育训练处处长姜正山,因其相中了这户房子,并操作完成了这一切,他只等走个拍卖手续,就可很便宜地将此房拿到手。得知此事,老赵更加愤怒,但他又没有一点办法。

这本是一连串的违法违纪案,记者不相信这样的事在当今社会还能发生,为探真伪,记者于近日亲赴大连,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祸起:房照放在了营口银行

此事还得从十年前的2013年说起。

老赵是个退役军人,退役后在瓦房店市复州城镇开发房地产,建起了该栋房产。2013年,他用205-1号房产在营口银行大连支行抵押贷款700万。贷款届满后,他偿清了全部贷款。就在这时,他突患脑血栓,原银行负责办理贷款业务的领导及大连永昌担保有限公司经理程壮,“十分热情”和“负责任”地找上门来,说老赵的信用高,可直接再办贷款。于是,病中的老赵不仅没要回房照,还将自己女儿大连农业高新技术发展中心印章交给了人家帮办手续。此后,老赵也没接到银行信息和电话,自己更沒见到一分钱贷款,银行也没向其公司追要过债务。直到两年后,赵振德收到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的传票,营口银行大连支行所在地的法院,向他索要1000万的抵押贷款。紧接着,他又接到浦发银行大连分行两笔贷款,抵押物全是老赵在复州城镇古城街205-1号的门市房子,抵押贷款人为太史彤和王辉,老赵为担保人,金额总计1549万。到此,老赵彻底懵了,他不知道这家营口银行是如何将他变成自己房子的担保人的,不知道他的房照是如何从营口银行又跑到浦发银行进行贷款的,更不认识实际贷款的这两个人,当看到自己还在担保书上按了手印时,更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

老赵说,他的复州城古城街205-1号房屋评估值只是200万左右元,竟被嫌疑人在两家不同的银行抵押贷出款额计2549万元。在他看来,这是种高级跨市跨区跨银行,内外勾结伪造资料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的犯罪团伙,且不管是自己的房屋被骗被拍卖,仅仅是金融机关被骗贷2549万也是当今国家打击的重点。于是,他怀着对人民警察的希望和信任,并提供了案涉团伙17份虚假摸仿签字摁手印及伪造的其他项权使用证证据。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又走上了另一条让他不解且愤怒的不归路,因瓦房店公安局经侦大队还是不给他立案。

究因:一个报警案牵扯出真正的幕后

瓦房店公安局经侦大队不给立案,也不给不立案答复,老赵最先想到的是浦发银行所在地的大连沙河口区,他去这家银行所辖的沙河口星海湾公安分局进行报案。接案的警官认为,这是银行受骗了,没骗老赵的钱,可受骗者银行又没有报案,关键是,他抵押房照的地点是营口银行大连支行,而这家银行是在大连的西岗区,于是要老赵去西岗区公安机关报案。他又到了西岗公安分局,接案的警官又说,他的房子及签订合同的地方,全发生在瓦房店市,所以这个事得归瓦房店公安局管辖,于是老赵又回到自己家乡瓦房店市,但公安局经侦人员仍然不给立案,且不给出具“不予立案”文字方面的说明。老赵不服,但己走头无路,在这种情况下,他去了当地的检察机关,以为检察机关能出面监督此事,但检察机关告诉他:“公安局不出不立案文字方面的东西,我们坚决不能走监督程序”,老赵又没辙了。

在商界打拼了一辈子,老赵不相信这么大个案子就没有人管,于是他直接给大连市公安局局长写信,局长对此事十分重视,并以书面的形式,要求瓦房店公安局妥善处理此事。老赵以为,接到“局长批示”的瓦房店警方,这回得给立案了吧,可是,他又想错了,这瓦房店公安局硬是没有理会。到此,有人告诉他,这事的背后,肯定是有很硬的人在拦着此事。

有一天,忽然有人告诉老赵,他的205-1号门市的门锁已让人给剪断并換了拉链遥控门,自己家人都进不去了。老赵不信,他说:“这房子我没有卖,法院也还没开始拍卖呢,怎么就有人敢来换锁?他正在房子前看这门锁,并要将其打开,就在此时,有一个叫宋兴国的人手拿一米长大斧头跑来喊:“这是我姐的房子谁敢进屋我就砍死谁”。老赵急忙报了“110”,接警的复州城镇派出所早己知情,拒绝给老赵报案的寻衅滋事罪立案,并请求不要再报“110”或报案,可以直接找姜正山谈谈。

姜正山?他是谁?此人老赵根本不一认识。原来,姜正山此人也是瓦房店人,但一直在大连市公安局工作,职务是教育训练处处长,要砍人的宋兴国是姜正山的内弟,他的姐姐也就是姜正山的妻子叫宋丽丽,老赵门市的三楼就是宋丽丽的房子,此女人早就想买到此屋,这样从三楼到一楼就全变成门市房了。事后,宋丽丽也理直气壮地告诉老赵:“这房子马上就是我的了,所以我叫我弟宋兴国先把锁换了”。到此,老赵似乎才明白,原来经侦大队和派出所均不给立案根子在就在姜正山这里,不立案说明这房子马上就要拍卖了,而立了案这房子就不能拍卖,而在拍卖前,这房子便有了主人,那就是这位姜正山。

不解:因地处瓦房店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路采访下来,记者觉得,老赵之所以到处报案,最终目的并不一定是想为银行讨回那2549万元,只想通过警方立案后,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房子不被法院拍卖执行走,因他曾找过银行,银行说他们从来不报案,出了问题全自己内部处理,而这点钱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记者在着手调查此事之前,其中有几件事想不明白,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有的疑问有了答案,但也有至今没有理清的问题。

作为骗贷两千余万的案件,任何一个公安的经侦部门都是巴不得能有这样的案子在手,何况这瓦房店是一个小县城,可公安机关为何不给立案且不出具文字说明的问题,记者始终想不明白,但随着这位姜正山警官浮出水面,此问题似乎有了答案。记者很佩服这位警官的嗅觉,或者在法院要审理此案时,他便操作了此事,于是下手了,肯定是个“白菜价”到手的,据说宋丽丽的三楼房证还能在房产局挡案改为一楼,事先去换了锁便是证明,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老赵这个人却不停地到处报案,到目前又弄出这么个结局。

至此问题又来了,这位姜处长想买房子也无可厚非,可他采取的手段是不是违纪违法的?他如何能说得清楚警方不立案的事他没有参与过?如果参与了,又是个什么问题?在当今这个形势下,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难道瓦房店这个地方,有那么一种毒,是永远也肃不清的?

还有,与这位姜处长配合的公安局办案人员或长们,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比如瓦房店公安局主管经侦的赵尔春副局长,办案的经侦大队说,这位局长不签字就没法立案,而当老赵找到这位副局长时,他又说立案不归他管,得有其他领导签字,老赵又直接向瓦房店市公安局一把刘局长反映此事,希望他能主持正义,但又石沉大海,他还从公安信访到纪委再到督察12389 12345,均无结果。于是,记者在想,这背后仅仅是一个姜正山还是还有别的人别的事?

老赵只想能保住自己的房子,可为此事奔波却谁也不给立案,还得不到不立案原因的答复。

在老赵看来,他的遭遇是因为国家好的法律政策落实不到瓦房店,上令下达一直在瓦房店遭梗阻。目前,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已启动市县法治建设的最后一公里工程,他表示:“我要用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把瓦房店毒害人民群众的毒瘤拨掉,揭开这多年山高皇帝远的盖子,让国家法律在此畅通不梗阻”。他这话说的很坚决,决心也很大,但凭他的一已之力,能做到吗?他还能坚持多久?记者不知。(记者唐宋)

猜你喜欢

大连瓦房店:房产“被贷款”2549万报案咋

本站讯 地处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的一户门市房,评估值只200余万元,但是,有人却能拿着它在两家不同的银行抵押贷了...更多

2022-08-09 09:2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