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罗县三家民营企业诉称被违规强拆损失严重

来源:民营经济资讯  作者:佚名   时间:2022-12-01 23:14

“我们这里的个别职能部门法治观念淡薄,随意执法,干扰企业正常经营,致使多家企业和数千员工的正当权益受到损害,恳请上级领导对此高度重视,明察暗访,依法公断,维护企业正当权益,还百姓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近日,广东省博罗县的一些民营企业致函有关部门,反映企业被违规强拆的问题。

      

    其一,博罗县恒鑫五金模具有限公司建于2004年9月,地址是博罗县罗阳街道办云步村新围小组,占地面积约8000多平方米。恒鑫公司所处的位置位于广汕高铁博罗站配套设施建设项目范围内,该项目属于县重点项目且该项目工期紧。
    在恒鑫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罗阳街道办单方面邀请第三方评估机构广东惠德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对恒鑫公司的厂房及建筑物进行价格评估,且该评估公司与街道办合谋故意遗漏恒鑫公司厂内设备节能电炉、配套设施等重大资产评估项目,导致估值与实际价值严重不符。

      
 
    得知这一情况后,恒鑫公司向罗阳街道办提出异议,并于2022年7月14日向惠城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已受理,案号为(2022)粤1302行初217号,开庭时间为2022年10月13日。然而,2022年9月21日,罗阳街道办的70余名工作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通知文件且未佩戴工作证的情况下,强拆恒鑫公司的工人宿舍,围殴恒鑫公司在现场取证拍照的员工,抢走恒鑫公司两套槽钢200型扎钢机、两套天然气配套设备及200多吨钢坯。被抢走的机器设备及钢坯,总价值为400万元。
    2022年9月23日,恒鑫公司向当地公安机关立案申请,资料抄送至上级相关部门,至今尚无回音。令人震惊的是,罗阳街道办对恒鑫公司进行强拆之日开始,出现的任何一个阻拦者或拍照取证者,无一幸免被暴力围殴的惨痛结局。同时,罗阳街道办强拆恒鑫公司厂房的行为也直接导致恒鑫公司的厂内配套设备,包含起重机、节能电炉、变压器等重大资产全部被强压报废,其余设备、废钢和材料等贵重机械原材料等在强拆中不翼而飞。在不计算厂房价值的情况下,直接造成恒鑫公司损失超5300万元。

      

    其二,惠州奥裕陶粒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地址是博罗县石湾镇白沙村民委员会向南组。在取得相关合法登记注册手续后,于2019年开始在石湾镇正常经营生产运作,此后也从未收到任何关于违建的处罚通知。
    然而,2021年奥裕公司突然收到县自然资源局的《责令改正违法行为的通知书》,并于2021年8月收到镇里关于强拆的《催告书》。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奥裕公司向惠城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且法院于2021年12月14日作出判决,确认镇里关于强拆的《催告书》违法。然而,在明知已败诉的情况下,镇里仍在2022年4月28日对奥裕公司的办公室、员工宿舍和路面强行拆除,2022年5月6日则对奥裕公司的主体生产车间强行拆除。奥裕公司投资千万元建造的现代化厂房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生产厂区满目疮痍,众多员工流离失所。

      
 
    奥裕公司所处的位置位于博罗智能装备产业园的规划征收范围内,博罗智能装备产业园占地1000多亩牵涉众多企业,同属产业园内因征地需申请补偿的企业,而补偿方案均不一致,存在极大的不公,且在周边企业都已经得到合理补偿的情况下,奥裕公司不仅拿不到任何补偿还遭镇里强行拆除,公司所承受的巨大损失不言而喻。奥裕公司多次向县自然资源局、和石湾镇等要求公开博罗智能装备产业园具体规划方案时,上述相关部门互相推诿,故意隐瞒规划及补偿方案,试图通过强制拆除形式逃脱征收补偿责任。
    此外,当地相关部门存在明显的选择性执法。石湾镇实际上早于2021年已展开大规模的征收拆迁补偿工作,诸如石湾镇某某灰沙分类厂、源头镇茹卢小组某某五金制品厂等涉嫌违法建筑,镇里不仅不进行查处,却以征收标准补偿并按加急的方式给予拆迁补助奖励。而对奥裕公司这种土地产权相对明确、手续合法齐全的正规企业,却采取强拆违建的形式予以清理。如此对同属产业园征收范围内的企业采取不同的处理办法、不同的处理态度,损害奥裕公司的合法权益,更是严重违背公平公正原则,对营商环境造成不良影响。

      

    其三,惠州市金徽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因同行竞标的竞争原因,被恶意举报至上级环保督察部门。2021年9月,金徽公司在省市县三级环保部门现场集中调查得出环保无重大问题的明确前提下,县里却以金徽公司企业用地手续不完善为借口,向督察组回复需要“迅速拆除”。之后,金徽公司遭到镇里组织的强拆,公司据理力争才暂时得以避免被强拆。
    然而,2022年6月,县自然资源局向法院申请强拆。针对这一行为,金徽公司也向法院起诉县自然资源局的强拆行为违法。2022年8月,县自然资源局向法院撤回了强拆申请。对于金徽公司起诉县自然资源局的强拆行为违法的行政案件,法院10月开庭审理,目前还没有判决。但在法院未作出判决的情况下,当地有关部门竟然不顾法律程序,对金徽公司的建筑厂房等实施强拆。

      

    无奈之下,金徽公司反映到上级大督察(案件编号68710696),省市下督办函到当地,当地既没有到金徽公司进行实地调查,也没有向金徽公司了解具体情况,就直接向上级回复,意图糊弄过关。
    此后,镇里不仅无视政策法规,更是对金徽公司心存怨念,变本加厉,又强令10天内拆掉金徽公司。金徽公司声称目前石湾镇存有较多因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用地手续存疑的建筑物,但是镇里只针对金徽公司进行拆除,属于针对性、选择性执法(附有部分违建地址)。金徽公司在建设时有政府部门批文,且合法经营,每年按时依法缴纳税费,如今却被定性为用地未按规审批,存有违法建筑,无缘无故需面对随时强拆的局面,这让企业感到难以理解和接受。

来源:民营经济资讯

猜你喜欢

安徽枞阳:一幼儿园保安人员服务项目被

教育局义务教育(幼儿园)保安人员服务项目,被人恶意借用多家公司进行围标,被举报后才被处罚,该事件事发安徽枞阳县...更多

2022-04-01 10:39:16